药袋苹果:斯科特·肯尼迪:拍了这部纪录片, 才
2018-05-29 20:04

针对这个情况,非洲的科学家以及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国际科学家都在乌干达和肯尼亚进行了广泛研究,对如何降低植物发病率在当地进行了实验。但是目前还没有更好地让实验成果在农业方面进行较大推广,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些地方对转基因有恐慌和错误的理解,导致了一个很负面的结果。

记者:首先想问一下为什么想去拍摄这样一部纪录片,本片希望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中国抗虫棉的使用也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例子。首先它对于环境带来的毒性比较小,通过转基因技术使得这个棉花本身有了抗虫的功能,所以我们也希望能够看到中国未来能够使用更多的先进的技术。因为这不仅对于单个使用这些技术的农民是有益处的,同时也能让消费者获益良多。

《食物进化》影片截图

另一方面是,当南非允许种植转基因产品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其实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比他们通过自己的收成提高了生活质量,并且让自己的孩子上了大学。

这个研究所正在举办成立75周年的庆祝活动。所以当时我就问很多的电影制作人,是不可以做一个相关的纪录片,于是我们一拍即合,决定合作。在做这个纪录片的时候,我们首先考虑的一个重大议题是人口问题。权威数据显示,在不久的未来地球上的人口会达到95亿,2025年的时候会达到110亿,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食品安全对人类的未来非常重要。

记者:我在纪录片中看到一位乌干达的农民流着眼泪说,美国人你们记住了,每次你们说反转基因的时候,都是在压迫非洲。如何理解这句话?为什么转基因食品不仅是安全的,而且是必需的?为什么转基因食品对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是重要的?

最近经常的一个现象是转基因支持者和反对者互相指责。指责绝非是最佳的沟通方式,比如双方指责对方的资金来源是可疑的、不可信的,这都不是很理性的对话模式。合理的对话应该是先看一下资金的来源方是谁,然后再看制作流程。整个过程中,导演始终把控着内容导向。所以这样的交流才是一个比较高效的方式。明确了资金来源之后并不意味着双方的讨论就此结束了,而是要再继续讨论专业的流程是怎么样的。

我和我的制作合伙人讨论的切入点是食物浪费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在食物浪费问题上也很突出,从这一点出发,纪录片过渡到了转基因这个主题上。转基因是关于食品的科学,也是关于如何让全世界处在不同经济水平的人了解我们的转基因食品——主题于是就确定了下来。

在和研究院的科技工作者进行讨论时,以及在整个拍摄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我必须全程控制。当时这些研究所的科学家也都对此表示同意,所以您刚才提的资金问题其实很重要,不光是对于拍摄纪录片,对于科学研究也是如此。因为这要确保科学工作者或者新闻工作者在自己的工作过程中,要完全自主地去搜集所有真实的信息,这才是他们纪录片公信力的基础。

不少南非农民种植了转基因大豆和玉米之后产量有非常大的提高,同时杀虫剂的使用也有了很大下降。还有其他更加明显的例子:肯尼亚、乌干达有比较严重的粮食安全问题,虫害让当地出现了杀虫剂药效萎缩的情况,导致香蕉产量降低50%,当地人们的能量摄入30%都是靠香蕉的。

所以我们从这个视角给大家分析各类信息,并且打消大家对于转基因食品的疑虑。因为很多媒体渲染转基因食品不安全,经过科学研究之后,我们发现它是没有任何依据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食品毒理学学科的创始人之一陈君石(左三)在现场

再提到转基因食品重要性的时候,要给予每个具体的案例进行分析。我们发现南非这个案例的风险的可控性还是比较好的。当然也会出现特殊情况,哈尔滨免费招聘,比如说过多使用杀虫剂。有些时候我们看到中国和其他的国家都在用一种叫草甘膦的杀虫剂,我们已经证明它的毒性比以前别的杀虫剂毒性更小。

斯科特·肯尼迪:我们在拍摄《食物进化》这个纪录片的时候,希望能够对转基因话题做一个重新的设定。不少人对转基因食品有很多的疑虑,所以我们希望以一个非常科学的视角做一个内容记录,而不仅仅是去分享大家的意见、观点和情感上的思想。我们想告诉大家什么是转基因食品,转基因食品使用了哪些技术,为什么这么做,是否采取了相应的安全措施,如何让产品进入到市场上等等。

斯科特·肯尼迪:大家好,我叫斯科特·汉密尔顿·肯尼迪,我本人是一名导演和制片人,来自加利福尼亚州。我参与导演和制作了《食物进化》这部关于转基因食品的纪录片。

【4月19日,纪录片《食物进化》观影暨转基因科普交流会在北京举行。农业农村部相关负责人,生物技术、经济研究、科学传播领域的专家在交流会上表达了转基因科普和产业化方面的观点。影片制片人斯科特·肯尼迪也来到现场和媒体交流,并在活动结束后接受了各家记者的采访。】

斯科特·肯尼迪:这个问题非常好,而且也非常重要。我们的经费来源是一家叫IFT的机构,总部设在美国芝加哥,由食品方面的科学家所组成的非营利组织,它的全称是食品技术研究所。

我们这个纪录片力图降低大家对转基因食品的恐惧感。我是一个制片人,也是一个父亲,我们也希望各方在制定有关转基因的政策时,无论是政府还是家长都需要做出更加科学的决策。

记者:我比较关心这个纪录片的制作经费来源和制作过程,因为反转人士可能以经费作文章,可不可以简单的给大家介绍一下。

我们发现不光是一些媒体,一些纪录片在讨论这个主题时也会有偏差,而且很多关于转基因食品信息传播的方式是错误的,所以我们希望重新设定一个信息沟通场景。我们也知道有些记者或者是纪录片传递的信息是错误的,其中有些是无意的,有些是有意误导,这两者之间是有差别的。

斯科特·肯尼迪:这位农民不是来自乌干达,而是来自南非。他用这种伤心的方式,啜泣着说出了那句话。对此,有两个方面需要指出,一方面是大家对于转基因的恐慌,导致这些农民没有办法继续从事相关的行业,这个也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相当大的损失。

(作者:admin)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